今天是2020年1月7日 防城港市紀檢監察網歡迎您!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法規室主任權威解讀新問責條例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作者: 發布時間:2019-09-05 20:57 瀏覽量:5094

以嚴肅規范問責推動黨的十九大戰略部署貫徹落實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法規室主任權威解讀修訂后的《中國共產黨問責條例》



嘉賓: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法規室主任 鄒開紅


僅時隔三年,為何要對問責條例進行修訂?


主持人2016年7月,黨中央發布實施了《中國共產黨問責條例》,時隔3年,對《條例》進行了修訂。請您為大家介紹一下此次修訂的背景。


鄒開紅2016年7月制定的《條例》為黨的問責工作提供了制度遵循,成為管黨治黨的利器,形成了失責必問、問責必嚴的良好氛圍。但是,隨著形勢任務的發展和問責實踐的深化,修訂條例很有必要。一方面,黨的十九大對新時代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和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作出了全面部署,新形勢新任務對各項工作做得更細更好提出了新的要求。另一方面,問責條例實施后,在實踐中積累了許多新經驗,也存在一些新情況新問題。全面從嚴治黨永遠在路上,“嚴字當頭”的主基調必須堅持。問責工作必須持續從嚴,同時也需要精準有效問責。為深入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激勵督促各級黨組織、黨的領導干部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在黨的建設和黨的各項事業中認真履職、主動擔當,黨中央對《條例》進行了修訂,具體工作由中央紀委負責。


主持人剛才,您概括地介紹了修訂《條例》的背景。從中可以看出,修訂《條例》,有黨中央的要求,有社會關切,也有更好開展問責工作的需要。請您為大家展開談一談。


鄒開紅好的。


第一,修訂《條例》是樹牢“四個意識”,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的必然要求。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要求全黨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全面加強黨的領導,維護了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當前,國際形勢復雜敏感,國內改革發展穩定任務繁重,更加要求全黨上下團結一心、步調一致,勇于擔當作為。修訂《條例》,把“兩個維護”作為根本原則和首要任務,明確問責主體、壓實政治責任,有利于督促各級黨組織和黨的領導干部深入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始終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堅守初心使命,為實現黨的奮斗目標提供堅強保證。


第二,修訂《條例》是保證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和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貫徹執行的重要舉措。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二中、三中全會著眼新時代新使命,就推進黨和國家各方面工作作出一系列戰略部署。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以釘釘子精神擔當盡責,腳踏實地把既定的行動綱領、戰略目標、工作藍圖變為現實。修訂《條例》,將保證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和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貫徹執行作為重中之重,有利于督促各級黨組織、黨的領導干部負責守責盡責,踐行忠誠干凈擔當,形成一級抓一級、層層抓落實的良好局面。


第三,修訂《條例》是加強新時代黨的建設,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的迫切要求。黨的十八大以來,全面從嚴治黨成效卓著,黨內政治生態明顯好轉。但是,反腐敗斗爭形勢依然嚴峻復雜,全面從嚴治黨一刻也不能放松。黨的十九大提出全面推進黨的政治建設、思想建設、組織建設、作風建設、紀律建設,把制度建設貫穿其中,深入推進反腐敗斗爭。修訂《條例》,貫徹新時代黨的建設總要求,聚焦黨的領導弱化、黨的建設抓得不實、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不堅決、維護群眾利益不到位等問題完善問責情形,堅持全面從嚴、一嚴到底,努力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取得更大戰略性成果。


第四,修訂《條例》是總結問責工作實踐,實現問責制度與時俱進的需要。目前有的地方在問責工作中出現了一些新情況、新問題,主要表現為問責不到位、程序不規范、問責泛化簡單化,影響了問責工作的政治效果、紀法效果和社會效果。修訂《條例》,堅持目標導向和問題導向,進一步完善問責原則、程序和方式,強化規范問責、精準問責,有利于體現嚴管和厚愛結合,讓領導干部習慣在監督和約束下工作,充分發揮問責工作激發黨員干部擔當作為積極性的作用。


“從6到11”,新版《條例》新增哪些問責情形?



主持人我們注意到,問責工作中出現的一些新情況、新問題,既有問責不力的問題,也有問責泛化簡單化的問題。針對問責不力的問題,《條例》是如何解決的?


鄒開紅全面從嚴治黨,“嚴字當頭”的主基調必須堅持。解決問責不力問題,需要壓實政治責任、完善問責情形,體現有權必有責、有責要擔當、失責要追究。


一是進一步明確問責主體職責。規定黨委(黨組)履行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加強對本地區本部門本單位問責工作的領導;紀委履行監督專責,協助同級黨委開展問責工作,紀委派駐(派出)機構按照職責權限開展問責工作;黨的工作機關依據職能履行監督職責,實施本機關本系統本領域的問責工作。


二是強化上級黨組織對問責工作的領導和監督。明確了紀委、黨的工作機關啟動問責調查、作出問責決定等有關事項應當報經同級黨委或者其主要負責人批準的情形;規定對于應當啟動問責調查未及時啟動的,上級黨組織應當責令有管理權限的黨組織啟動,根據問題性質或者工作需要,上級黨組織可以直接啟動問責調查,也可以指定其他黨組織啟動。


三是豐富了問責情形。將原有的6大類問責情形修改為11大類。修改后的問責情形涵蓋了黨的領導、黨的建設和黨的事業各個方面,責任更加明確。


通過以上修改,進一步壓實管黨治黨政治責任,做到敢于問責、善于問責,失責必問、問責必嚴,把制度的剛性立起來。


主持人我們注意到,修訂后的《條例》在問責情形相關規定上占了很大篇幅,比之前有了較大的修改和補充,可以說是修訂的一個重點和亮點。請您具體介紹一下關于問責情形有哪些修改?


鄒開紅關于問責情形的修改可以歸納為三個方面:


一是圍繞新時代黨的建設總要求,將2016年《條例》中黨的建設缺失情形進行拓展,對維護黨的紀律不力等情形進行細化,具體明確為黨的政治建設抓得不實、黨的思想建設缺失、黨的組織建設薄弱、黨的作風建設松懈、黨的紀律建設抓得不嚴以及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不堅決不扎實等問責情形。


二是落實以人民為中心的要求,增加了履行管理監督職責不力,在涉及人民群眾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問題上不作為、亂作為、慢作為、假作為等問責情形。


三是對原有的黨的領導弱化、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監督責任落實不到位等問責情形,也根據形勢任務和實踐發展進行了修改完善。


劃重點:防止問責泛化簡單化,新版《條例》作出哪幾方面規定?



主持人修訂后的《條例》增加條數和內容最多的是程序部分。這樣修改是出于什么考慮?


鄒開紅從《條例》實施3年來的實踐看,總體是好的,但也出現了問責不規范、問責泛化簡單化的問題。針對這些問題,在總結實踐經驗的基礎上,《條例》就問責程序作出了規定,提高制度化、規范化水平,把問責權力關進制度籠子,實現精準科學問責。


一是規范問責流程。從啟動、調查、報告、審批、實施等各個環節對問責工作予以全面規范,規定啟動問責調查和作出問責決定應當履行嚴格的審批程序。


二是提出具體要求。規定要依規依紀依法開展調查,問責事實材料應當與調查對象見面,聽取其陳述和申辯;調查結束后應當集體研究形成調查報告,綜合考慮主客觀因素,正確區分不同情況,精準提出處理意見。


三是明確問責標準。強調問責要做到事實清楚、證據確鑿、依據充分、責任分明、程序合規、處理恰當。


四是強化問責執行。規定問責決定作出后,應當及時宣布并督促執行,建立健全典型問責問題通報曝光制度,加強督促檢查,推動以案促改。


主持人在以往工作中,部分地方和單位出現了一些問責泛化、簡單化的問題。針對這一現象,除了剛才講到的增加問責程序外,《條例》還作出了哪些規定?


鄒開紅糾正實踐中出現的問責泛化、簡單化問題,是這次修訂《條例》的一個重點。除了增加問責程序、明確問責標準,《條例》還從兩個方面作出有針對性的規定:


一是進一步分清責任。增加“權責一致、錯責相當”“集體決定、分清責任”等作為問責原則;進一步明確了問責對象是黨組織、黨的領導干部,重點是黨委(黨組)、黨的工作機關及其領導成員,紀委、紀委派駐(派出)機構及其領導成員;對于黨組織領導班子、領導班子主要負責人和直接主管的班子成員、參與決策和工作的班子成員的責任作了進一步劃分;要求黨組織和黨的領導干部堅持把自己擺進去、把職責擺進去、把工作擺進去,注重從自身找問題、查原因,勇于擔當、敢于負責,不得向下級黨組織和干部推卸責任。需要說明的是,問責問的是失職失責的黨組織和領導干部,與追究直接責任不同。實踐中,有的地方把追究干部直接責任作為問責報道,經社會傳播開來,在一定程度上也造成問責泛化簡單化的印象。


二是建立了對不當問責的糾正機制。明確了問責對象申訴的權利及程序;對不應當問責、不精準問責的,及時予以糾正;對濫用問責或者在問責工作中嚴重不負責任的嚴肅追究責任。


總之,通過完善問責制度,努力做到嚴肅問責、規范問責、精準問責、慎重問責。


2分鐘看懂:為保護干部干事積極性,新版問責條例新增哪些條款?



主持人現在社會上存在一種觀點,認為問責多了挫傷干部工作積極性。請問修訂后的《條例》如何平衡好強化責任擔當和保護干部干事創業積極性的關系?


鄒開紅實施問責的最終目的,是要督促黨組織和領導干部強化責任意識,激發擔當精神,而不是要束縛干部手腳。新修訂的《條例》堅持嚴管和厚愛結合、激勵和約束并重,懲前毖后、治病救人,既嚴肅問責、嚴格問責,推動責任落實,又規范問責、精準問責,區別情況、體現政策、分類處理。


一是堅持失責必問、問責必嚴。該是誰的責任就問誰的責任,該追究到哪一級的責任就追究到哪一級,該問到什么程度就問到什么程度,該采取什么問責方式就采取什么問責方式。對失職失責性質惡劣、后果嚴重的,實行終身問責。起到問責一個、警醒一片的作用。


二是落實習近平總書記“三個區分開來”的要求,精準把握政策,區分不同情況,作出恰當處理。對于在推進改革中因缺乏經驗、先行先試出現的失誤,尚無明確限制的探索性試驗中的失誤,為推動發展的無意過失等情形可以不予問責或者免予問責;對于及時采取補救措施,有效挽回損失或者消除不良影響等情形可以從輕或者減輕問責;至于對黨中央、上級黨組織三令五申的指示要求不執行或者執行不力等情形,則規定應當從重或者加重問責。


三是樹立鮮明的干事導向。規定要正確對待被問責干部,對影響期滿、表現好的干部,符合條件的,按照干部選拔任用有關規定正常使用。


《條例》通過著力提高黨的問責的政治性、精準性、實效性,樹立鮮明的干事創業導向,促進各級黨組織和領導干部牢記初心使命、勇于擔當作為,努力形成建功新時代、爭創新業績的濃厚氛圍和生動局面。















編輯:許文雄


腾讯qq麻将能开挂嘛